煤礦人才網

未來 10 年,你可能不屬于任何公司

發布時間:02-28

疫情爆發后,各行各業都遭受了巨大的損失,不說中小企業,就連很多大企業也直言快撐不住了。
 
但是,坐以待斃從來不是中國人的風格。
 
很多企業開始了自救行動,把原本線下的業務,都搬到了線上,不少企業的表現讓人眼前一亮。
 
很多企業要求員工全員做「微商」,建立了很多秒殺群、內購群,或在朋友圈賣貨,不少公司僅靠「微商」和線上流量,就把銷售額做到了跟疫情爆發前持平的水平。
 
有些企業的線上銷售數據十分亮眼:
 
國產護膚品牌「林清軒」,把銷售搬到了線上,不管是財務、行政,還是搞研發的博士,全員都做了「微商」。僅創始人孫來春 2 月 14 日一天的直播,就賣出了 40 萬元貨物。而很多普通員工一天也能賣出 3~5 萬元的貨物。
 
孫來春還驚奇的發現,盡管武漢已經封城,「林清軒」的30 多家門店都已閉店。但武漢的 100 多個導購,仍然能夠通過小程序、淘寶做業績,業績還非常不俗,在統計 2 月全國門店業績時,武漢竟然排名全國第二。
 
有些企業線上辦公效率不降反升:
 
人工智能公司云知聲,在大年初二組建團隊,10天內就遠程協作做出了一款“疫情防控機器人”——能在10分鐘內撥打600通電話,協助基層社區完成肺炎疫情重點人群的篩查、防控與宣教工作。
 
云知聲CEO 黃偉說,線上聯合辦公大家的效率不降反升,“開會之前,我們會先確定哪些議題是必須有結論的,上來直接說事,說完就散會。”
 
甚至還出現了“共享員工”:
 
據報道,上海中翊日化的線上銷售額上升了 110%,但大量員工不能復工,工廠只有平時 5%的產能。
 
而同時上海悅華酒店的大量員工在家待業。經過奉賢區政府協調,悅華酒店向中翊日化借出預計 600 名員工。本月底,中翊日化的 20 條生產線,就將全部復工。
 
這也讓很多企業看到了,原來他們心懷疑慮的線上辦公、外包員工,其實都能很好地完成工作。
 
悲觀者總是正確,樂觀者才能成功。

所以,盡管很多人認為,這是企業非常時刻的“不得已”,但我認為大可以更積極一點,把這次大考看作是企業升級迭代、組織進化的契機。
 
結合我過去的很多觀察和思考,我想完全可以大膽預測,未來的企業組織形式,以及員工的就業形勢:
 
穩定會越來越稀缺,在一家公司干到老的員工會越來越少;
 
企業和員工的關系將會更加松散,外包模式會更加流行;
 
員工個人的價值將會凸顯,個人品牌的作用將會越來越大。
 
在可預見的未來,你或許不會再屬于任何公司,完全可以通過一個平臺,跟不同的公司、項目合作,利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和個人品牌,獲得遠超現在的勞動收益。
 
企業組織必將進化的3大背景

知名科幻作家威廉·吉普森說:“未來已來,只是尚未流行”。
 
在過去的十年間,很多跡象已經表明,舊的企業組織,很多時候并不能適應多變、復雜的市場環境,只不過以前舊的模式還有很強生機,新的模式仍在萌芽。
 
但這次疫情按下了企業組織進化的加速鍵,讓很多原來不甚明了的線索浮出水面,甚至強行讓很多“未來情節”提前上映。
 
所以我說:未來已來,而且已經開始流行。
 
企業組織必須進化的背景依據,有三個:
 
1)躺著賺錢的時代過去了,企業需要重新審視增長驅動力
 
正常企業的發展需要三種力量的驅動,分別是:市場驅動、管理驅動、創新驅動。
 
眾所周知,中國大塊的市場紅利已經被瓜分殆盡,躺著賺錢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。
 
我們仍然處于下一次科技革命爆發的前夜,很多企業只能在螺獅殼里做道場,創新的力量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依靠。
 
過去被各種紅利滋養的大小企業,無不秉承“快”字超車,共同促成了不太能經過審視的職場文化,通過多招人、多漲薪、多加班這種相對粗放的模式,獲得了巨大回報。
 
“當一個行業處在市場紅利、市場驅動的環境里,常常是組織建設很差、業務飛速增長,大家以為自己很牛,加薪、上市”。
 
被疫情踩下急剎車的企業可能會痛苦地發現,舊的組織模式很難支撐企業繼續成長,更難應對像新冠肺炎疫情這樣的重大突發挑戰。

這次的表現能拿多少分數,估計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 
2)舊組織不適應新時代,舊模式扛不住新挑戰
 
1937 年,新制度經濟學的鼻祖、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羅納德·科斯,發表了《企業的性質》,指出了企業存在的原因:
 
當市場交易成本,高于企業內部的管理成本時,企業就產生了。
 
因為在社會化大生產初期,個人想做自由職業者非常困難,靠一個人的力量很難找到客戶、完成生產、維護權利。
 
因此需要由企業按照層級化,把勞動力集中起來管理,統一提供生產和服務。
 
所以,只要企業管理員工和交易的成本,低于員工自行交易的成本,企業就可以一直存續、擴張下去。
 
但是科斯認為,隨著市場的發展和逐步開放:人們可以互簽合約,自由出賣自己的勞動力,同時購買他人的勞動。
 
隨著互聯網的發展,我們已經逐漸接近了科斯所說的理想狀態。
 
我們可以看到兩個事實:
 
一個事實是,自由職業越來越多,外包和兼職市場越來越大。
 
根據美國市調機構Statista的報告,2013年僅全球IT外包市場一項,總額就達到了2880億美元,每年還以5.84%的幅度成長,2019年約為4000億美元。
 
這是什么概念呢,大約接近 10 個百度。
 
另一個事實是,企業的平均壽命越來越短。
 
據美國《財富》雜志報道,美國中小企業平均壽命不到7年,大企業平均壽命不足40年。而中國,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約為2.5年,集團企業壽命約為 7~8 年。
 
原因很簡單。
 
在中國,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淘寶直播等平臺的興起,個人可以直接觸達用戶,個人作為「自由職業者」的成本越來越低,收益越來越大,小個體抗風險能力也更強。
 
而隨著人力越來越貴,企業傳統管理模式的成本卻越來越高。加上市場飛速變化,不確定性極多,管理成百上千員工的企業,常因為層級復雜,降低工作和溝通的效率,而且抗風能力較差。
 
就像這次疫情當中,員工越多、組織支出成本越重的企業,面臨的現金流壓力和管理壓力就越大。
 
對于抗風險能力差、運營成本高、管理能力差的企業,這次疫情將會是一次洗牌。

3)經濟下行+疫情,“活下去”成為企業主旋律
 
從 2018 年開始,各家公司砍掉不盈利業務、邊緣業務的新聞就不絕于耳。甚至如萬科這樣的龐然大物,也喊出了“活下去”的口號。
 
這次疫情給企業帶來的壓力猶如烏云蔽日,很多企業即便能夠挺過來也會大傷元氣,砍掉非核心業務和裁撤冗員、提高效率三項也必然首當其沖。
 
這一輪人員優化,并不一定是因為優勝劣汰,更多的是因為經濟下行,和疫情帶來的巨大壓力,很多業務被整體砍掉,不少優秀人才也要重新進入市場,就更不用說那些習慣渾水摸魚的員工了。
 
護膚品牌“林清軒”的創始人孫來春,直接把這次疫情比喻為一面“照妖鏡”。
 
他發現不少員工在渾水摸魚:“別人能賣3-5 萬,你天天在家擼貓、炒菜、拍抖音,還覺得企業必須要給我錢,這種人就應該被淘汰。”
 
就算大浪淘沙之后,對剩下的員工,公司也一定會想盡辦法的降低成本、提升效率。
 
在家遠程辦公、外包員工、一周工作 4 天,這類降成本、提效率的措施會越來越多。
 
也許你會迷惑,這還能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?
 
攜程創始人梁建章早在2010年,就曾做過一次持續9個月的“在家辦公”實驗,結果顯示:
 
在家辦公的員工,業績增加了13%,因為病事假減少,居家工作干擾更少(實際推行后,主動要求在家辦公員工的業績增加了22%);
 
在家辦公員工的離職率僅為在辦公室工作員工的50%;
 
每位在家辦公的員工,每年能為攜程節省約14000元人民幣的成本,主要來自工位租金的節省。
 
而微軟日本公司在 2019 年 8 月,嘗試讓員工一周工作 4 天,享受 3 天假期。
 
微軟驚喜地發現:
 
員工工作效率提高了39.9%,因為在線會議會更加簡短,有效工作時間變長;
 
公司成本也下降了,用電量減少了23.1%,打印量減少了58.7%;
 
更關鍵的是,92.1%的員工表示幸福感提升了。
 
經過這次疫情的檢驗,大家會突然發現,原來看不上的「線上辦公」、「線上銷售」,竟然能夠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。這樣的措施,未來恐怕會越來越多。
 
那么在這些大背景之下,未來企業組織、就業市場,會發生哪些變化呢?

趨勢一:穩定越來越稀缺,個人價值將愈加依賴個人能力
 
在可預見的未來,不管是宏觀層面還是微觀層面,想要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將會越來越難。
 
在宏觀層面,暢銷書作者尤瓦爾·赫拉利在《今日簡史》中判斷,人類社會正處在歷史轉折點上:
 
未來十年人類社會將有非常大的變革,一方面技術進步在加速,人類改變世界的能力將愈發強大,越來越多的舊行業將被顛覆;

另一方面世界正經歷著工業文明和信息文明轉向智能時代的劇變,優秀人才、資本都正在從很多傳統行業離開。
 
在微觀層面,就像前面說的,東西方企業的平均壽命都在顯著縮短。
 
思科董事會主席錢伯斯,甚至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年會上預言,未來10年,現在 40%的歐美企業都會不復存在。
 
從這個大背景下,你如果還想留在一個企業慢慢打怪升級,就越來越不現實。
 
未來行業間、企業間、團隊間的人才流動,可能要遠比今天頻繁。
 
這種流動性,對個人能力將會提出前所未有的高要求。
 
原因很簡單,過去很多企業對人才、績效的管理較為粗放,加之企業很難監管腦力工作者,所以很多員工即便「摸魚」,也能夠獲得相當不錯的物質回報。

一旦人才流動性加強,員工需要頻繁更換平臺時,他們的個人能力、工作業績就會被更加仔細、嚴格地審視。
 
在這種趨勢下,個人不能也不該再把安全感寄托于企業,而只能寄托于自我價值的提升。
 
所以,每個人在擇業時,都應該思考以下問題:
 
假如這個行業衰落了、企業倒閉了,你可以去哪兒?
 
如果工作發生了變化,你能夠在不同工作間快速切換么?
 
你是否已經做好了知識儲備,應對未來的變局?
 
你之前是否荒廢了自己的時間,是不是產生了足夠多的價值,學到了足夠多的知識?

趨勢二:副業和外包顯著增加,企業和員工的關系更開放

不知道大家是否發現,近幾年“副業剛需”這個詞越來越火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熱衷做副業,還有不少人的副業收入超過了主業好幾倍,最后甚至把副業變成了主業。
 
而很多企業也越來越發現,與其養一支常備的專業團隊,不如把業務交給外包團隊或個人,不僅效率更高,而且成本更低。
 
管理學大師彼得·德魯克,在《巨變時代的管理》中寫道:
 
“越來越多的公司跟承包商和臨時人員合作,合資企業的數目增加,外包業務成長。”
 
這樣做一石二鳥。
 
一方面,個體勞動者的收益變得越來越大。
 
這種情況,只會越來越普遍。
 
另一方面,公司的效率越來越高,成本卻越來越低。
 
也許有人會認為,外包做的不都是機械化、低層次、低價值的工作么?其實并非如此。

而很多外包和兼職,緊跟時代的思維和多樣化的視角,也會常常讓你收獲驚喜。

管理學大師德魯克曾說:
 
“當你把工作外包給一名全面質量控制專家,他就是在一年 48 個星期為你和其他客戶而忙,他把這些工作視為挑戰。
 
而如果公司雇傭了一名全面質量控制人員,那么他一年只忙六個星期,其余時間則在寫備忘錄和找事做。”

趨勢三:我們不再需要依賴任何集體,即將迎來個人品牌的時代

在這次疫情當中,很多自由職業者的表現十分亮眼,一方面不少人長期耕耘線上流量,在疫情當中受沖擊比較小,另一方面他們他們團隊十分精簡,應對挑戰并不吃力。
 
這在以前根本無法想象,不用說很久,就算在 10 年前,自由職業者在中國都算是比較邊緣的人群。在很多人的眼里,自由職業者的工作不穩定,離開集體之后很可能吃了上頓沒下頓。
 
一方面,是傳統的集體主義思想作祟;另一方面,很多自由職業者想要獲取業務,就必須找到第三方代理公司,還必須要被收取抽成。
 
但是隨著微信公眾號、小程序、微信群、抖音、快手、淘寶這些開放平臺的崛起,我們的社會越來越接近科斯說的開放社會,我們每個人只要有一技之長,就可以直接接觸到用戶,除了時間和知識成本之外,完全不必付出任何成本。
 
這就意味著,個體不再需要依賴集體和第三方生存了,個體所有的知識、流量、時間、品牌產生的價值,完全都披在了個人的身上。
 
這就像領英創始人里德·霍夫曼說的,“個人將會更多地學會按照公司的模式來管理自己”。
 
每個人都像是一家公司,能夠獨立滿足一種市場需求,同時把個人品牌管理、市場宣傳、銷售、服務職能全部壓縮到自己一個人身上。
 
特別是在一線城市,由于市場需求的集中和多樣化,在過去的兩到三年,我們見證了大量符合上述描述的個人 IP 新業態的出現,微商、賣貨文案寫手、獨立健身教練、形象顧問、獨立保險人……
 
他們能以兼職、外包的身份,服務其他公司;
 
他們能以個人或者獨立工作室的名義,單獨承接業務;
 
他們可以利用自己的業余時間或者全部時間,或長期或短期的服務一個項目。
 
這些人的月薪,可能要遠比在公司上班的時候高的多。
 
而且他們服務的需求是實打實的,他們不用擔心 35 歲被裁員,更不用擔心企業倒閉、辦公室政治等等。
 
他們只需要聚焦專業,把自己的工作做好,個人品牌自然就越來越強,個人收益自然也就越來越大。

回歸個人層面,我有這些建議

如果未來你將不屬于任何公司,即便你仍然在公司上班,你可以看看這些建議:
 
1)不要心存無意義的偏見
 
很多人在疫情之前,覺得微商、社群營銷、直播賣貨很 low,但是在自救時這一套玩的比誰都歡。
 
我們有一些偏見毫無意義,只要不違反道德、法律和社會秩序,那么你能夠賺錢,還能用你的產品和服務提升用戶體驗,采用什么形式并不重要。
 
要知道,偏見只會妨礙你的成長,沒有任何意義。
 
2)思考自己能為公司賺多少錢,值多少錢,去哪里賺錢
 
在現在的經濟環境下,每個人都應該思考三個問題:
 
一是自己能給公司賺多少錢,自己的性價比是否占優勢;
 
二是如果自己離開了公司,自己能值多少錢,賺多少錢;
 
三是如果自己不幸被優化,去哪里能賺錢,怎么去賺錢,想賺錢你該做什么準備。
 
3)挑戰很快就來臨,不要再渾水摸魚了
 
也許很多人還以為我在販賣焦慮,可實際自從 2018 年以來,整體經濟形勢面臨很大的下行壓力,很多公司都在優化人員,就業市場的競爭已經比過去激烈得多。
 
再加上這次的疫情,可想而知未來一段時間大家都會很難熬,所以一定不要再荒廢時間,把想學、該學的東西學起來,抓緊一切時間為自己增值。
 
4)嘗試做一些副業
 
你可以在自己的領域,或者其他領域尋找一些副業的機會。這樣做既能提高你的收入,又能讓你感受外面的世界,防止在一個地方工作太久故步自封,同時還能刺激你努力工作。
 
我的建議是,找副業不要局限,要看你對什么有興趣、有擅長。寫作、短視頻、微商賣貨、網店都可以成為選擇。
 
如果實在不知道喜歡什么,那就選一個嘗試,前提是對這個內容做客深入調查和充分準備。

5)打造個人品牌
 
在建議 2 的基礎上,你應該在自己擅長的領域,爭取多獨立完成項目,多多發聲,多多露面,多幫助一些人。
 
以上缺了哪一條,個人品牌都很難建立起來。
 
獨立完成項目代表你的專業實力,多發聲、發文是讓更多人了解你的思想,多露面是讓人對你產生記憶點,多幫人是讓你跟更多人產生鏈接,當有需要的時候他們會回報你。
 
你要做的就是竭盡全力放大自己的名字,讓別人一想解決某個問題,最想求助的人就是你。
 
6)提升個人效能,主動解決問題
 
在《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》中,柯維博士指出所謂效率就是高效做事,而效能則是做正確的事。
 
在公司工作時,我們常常習慣于別人告訴我們該做什么。但是在未來,你應該主動尋找問題,發現什么事是你該做的。
 
作為一名知識工作者,你要在全面了解工作的情況下,知道你的破局點是什么,你該以何種條理安排工作,你的客戶最需要什么。
 
主動找到正確的事,對于獨立工作的人,將萬分重要。
 
7)提升與人打交道的能力
 
不管你是獨立工作,還是在公司上班,未來市場對個人的要求都會更高、更全面。
 
特別是當你,獨立去爭取客戶、洽談業務、處理爭端、整合資源、維護權利、打理團隊……
 
你面對的,將不再是自己的同事和上級這些熟人,你將獨立面對很多陌生人,處理很多沖突和競爭,你溝通表達、拓展人脈的能力將會無比重要。
 
8)深度學習+快速適應
 
《指數型組織》說,過去你學一項營生技能,可以用 30 年,現在已經降到了 5 年。
 
過去你在一家公司能夠從畢業干到退休,現在企業的平均壽命也不超過 10 年。
 
所以就注定你要不斷學習新技能,不斷適應新環境,不斷的通過學習去追趕時代的腳步。
 
在這個不確定性日漸增多的信息時代,誰能夠比競爭對手更快的學習、更好地適應,誰就搶占了先機。 
 
最后,很多人也許還會堅持認為,你販賣焦慮吧,我就不信你說的那一套,非要保持原樣。
 
我可以理解,或許是我的力量不夠,那么我分享一個愛因斯坦的故事:
 
愛因斯坦曾經在普林斯頓擔任教職。有一次期末考試考完之后,他的助手跟在他身后,小心翼翼的說:「博士,你為什么給同一班的同學出的考題跟去年的是一樣」?
 
愛因斯坦說:「答案變了」。
 
是啊,似乎世界還是那個世界,國家還是那個國家,人還是那些人,好像一切都不會變,但一切都已經變了。
 
你想保持原樣,你做得到么?

ICO 煤礦人才網 深圳市順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©版權所有 粵ICP備08108254號
掃碼關注公眾號
三张牌游戏炸金花 星星武汉麻将约战 安卓 黑马股票推荐 钱掌柜配资 吉林的快三开奖结果今 闲来长沙麻将微信群无押 公牛配资 可以建房间的4人麻将 辽宁35选7官方网站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金牛通配资 今天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网络理财平台排名 四川成都麻将血战到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配资平台 微乐河南麻将下载安装苹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