煤礦人才網

公司倒閉,員工失業,沒有比2020更冷的春招

發布時間:02-28
2020年的春節,是近幾年中與元旦相隔最近的一次,同時也是最漫長的一次。

當家家戶戶都在準備著,如何迎接這個早到的春節時,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將一切“中止”,所有正常的工作崗位流轉紛紛停滯,企業、員工都被定格其中。

在經歷了一個月的全民抗“疫”后,時間的齒輪開始復轉,有人重回崗位繼續工作,有人卻在疫情之后面臨失業的風險,還有的則開始了新的職業規劃。

裁員、倒閉,疫情下老板難熬

本是“金三銀四”的春季招聘旺季,如今變得比冬日山谷還冷清。

復工十日后,就業市場新增的招聘需求比2019年同期減半,平臺上活躍的求職人數也同比下降了30%。

連公司都可能熬不過寒冬,有哪個老板有心事花錢雇人。

2月8日,北京K歌之王和兄弟連相繼宣布倒閉。

要知道,兄弟連是中國最大的PHP培訓學校,曾獲得1.25億元的投資;

K歌之王號稱北京最好的夜店,國民老公王思聰曾一晚豪擲250萬。

他們的倒下,只是2020年很多破產公司的縮影。

更多企業時在緊褲腰帶過日子。

2月10日,盡管銀行掌上還有10個億,新潮傳媒決定裁掉500個人,包括20名管理者。

沒一分錢收入實現開源,裁員變成老板手中最容易截流的方法。

根據智聯招聘的調查,30.4%的企業表示將會減員縮編,還有29.68%無法為員工按時發放薪資,無影響的企業僅占17.81%。

另外,慘淡經營下,降薪、合同違約風險、裁員也成為企業不得不面對的問題,10.64%的受訪企業面臨著破產或倒閉的風險。

求職者,剪不斷理還亂的困局

疫情剛剛爆發時,有人調侃:

2020年,最大的愿望,不是買房,不是買車,更不是詩和遠方,而是活著。

鼠年有份穩定的工作,成了很多成人做夢都會笑醒的奢求。

2月5日,京廣鐵路,湖北湖南交接處,有鐵警發現兩名男子,背著大包小包走在鐵路上。鐵警上前詢問才知道,這兩人來自湖北,此次出行時為了趕去深圳上班。

由于湖北省各種交通工具已經停運,他們決定步行抵達湖南再乘車去深圳。

被發現時,已經整整走了7小時。

更心酸的是,鐵警聽完他們的經歷和打算之后,才發現他們方向走反了。

這些新聞下有上千條留言,很多人譴責他們亂跑,關鍵時期給國家添亂。

但是,面對每月幾千塊的房貸,上有80歲老母需要照顧,下有5歲孩童需要養育。

沒肩負生活重擔的人,沒法理解失去工作的痛苦。 

可悲的是,即使他們能順利到達,也面臨被裁員的危機。

2月14日,凌晨剛過,剛復工的秦程也和平時一樣,起床出門,九點半到達公司,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。

但他沒想到,就在這一天,自己的月薪變成了1540元。

在偌大的北京,這點工資連租房都不夠,甚至都不如實習生。秦程說:“人力資源行政部門沒有給我們任何通知,也沒有協商和溝通,只是讓自己的直屬領導發了一封通知書。我們都是有房貸、車貸的,這1540元根本無法生計”,

被突然降薪的秦程,在花生好車公司工作,隸屬于捷眾普惠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,在核心技術部門任職。部門共有大約150人,此次部門內收到降薪消息是60%的員工,至少有70人。除此之外,銷售部門的工資也整體降到1540元。

秦程說:“銷售還會有其他獎金績效,但我們開發部門沒有,原本有的人工資好幾萬,這次這么大幅度的降薪,實在是苦不堪言啊。”

為了得到應有的權益,秦程和同事們并沒有在家待崗,而是選擇來到公司,自己找些事情做。

隨后,秦程等人陸續發現自己已經被關閉了考勤打卡權限,公司的企業微信也被除名。在2月18日,公司還強制關閉了員工的企業郵箱和開發的技術賬號。

甚至已經有好幾個同事,接到了曾和自己公司合作的獵頭公司電話。

除了沒有正式的離職聲明,其他都形同已經被裁員。

“公司對外宣稱,只有20%的待崗,已經和員工協商了,但實際情況根本不是這樣。因為根據政策,在這個時候中小企業不裁員,可以申請返還一半的失業保險費。”

同事們認為,從某種意義上說,公司是在變相逼迫員工自己離職,并且有同事去找CTO溝通,訴求說經濟緊張,CTO則直接強硬回應:經濟緊張你去找工作去,公司賠不起。來到公司一年多的秦程,原本還期待著14薪、年終獎,現在只想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。

盡管秦程拿著1540元的最低工資,劉慶卻羨慕他。

劉慶告訴每日金融:“由于效益不好,老板已經欠了2月工資,年前辭職準備年后換工作。”

隨著武漢封城市,各地延期開工,一場疫情打亂了劉慶所有計劃。

如今,呆在老家的他,沒有一分錢收入,每月愁2000元的房租。

招聘市場的馬太效應 

東邊日出西邊雨,盡管2020年春招的規模和人數下降,但部分職位和行業,實現逆勢增長。

據有關數據,自2月3日以來,市場平均社招薪資高達9212元,比2019年增長19.8%。 

不但沒降,反而升高,被企業拋繡球的,是部分中高層管理者職位。

聯網資深人才顧問Una說,她近期工作中接觸到的一些中小企業,都在緊急招聘高管職位,基層崗位的招聘大多被延后,對公司戰略部署有影響的職位是招聘的當務之急。 

對于互聯網大廠來說,每年的招聘需求在上個年末就已盤點完畢,企業如果沒有受到重大的影響,基本不會更改招聘計劃。 “雖然互聯網旅游平臺受疫情沖擊很大,但更多的是暫時性的利益受損。

對于這些公司,當下會把運營崗的招聘延后,而公關、市場類崗位的招聘需求并沒有受到影響。” Una說對于中高端公關、市場崗的需求,目前大廠更傾向于有政府、醫療資源的候選人。

除了某些關鍵職位,互聯網醫療、在線教育、遠程辦公等領域,在疫情期間更是一枝獨秀。

就以在線教育舉例,它對人才需求,自2月初以來得到了迅猛增長,新增崗位數比2019年同期,超過78%。

首先,在線教育受益于政策。

在教育部強制要求下,全國各地的學校紛紛開啟“停課不停學”,億萬線下教室搬到線上直播。

無論是線上教育頭部平臺新東方、好未來;還是被教育部欽點為中小學線上課堂的釘釘;亦或是抖音、快手、千聊等直播軟件,都獲得爆發式增長。

 成都某線上教育平臺張強告訴每日金融,“這個月,我已經超額完成10萬的計劃。因為大家都沒事兒干,在線學習也是一種殺時間的方式。” 

業務暴漲,當下的員工不夠用,各大線上教育平臺紛紛拋出橄欖枝,高薪聘請線上講師。

除了線上教育,凡是與“宅”相關的“宅經濟”,也受益于人們不能出門

快看漫畫相關負責人說,目前疫情對招聘基本沒有影響,各業務部門的崗位需求并未縮減,反而因為平臺數據的增長拉動了招聘需求。

馬太效應說:強者愈強,弱者越弱。

公司給求職者offer,老板給員工開年薪百萬的高薪,不僅僅是我們能力優秀,還受稀缺性影響。

正所謂物以希為貴,能提供獨家能力的人,才不愁沒飯吃。

 結語:

任何時候,沒有容易的職場人。

如果公司沒有倒閉,還有經營能力,建議先觀望,維持自己的正常生活水平。

與此同時,學會“騎驢找馬”,看看新機會,但千萬不要裸辭。 

對于那些已經離職的人,只能開源節流,用盡全力活下去。

雪萊說: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

眼里不能只有疫情時人才市場的蕭條,還要看到陰影旁的陽光。

自2月17日起,包括深圳、杭州、廣州、寧波等在內的當地企業終于等來了復工“綠色通道”,政府紛紛推出交通和復工補貼,希望以此吸引第一波復工潮。

嘉興市政府更是包機接154名四川員工回市復工。 在各地滿滿的“復工元氣”中,經濟引擎開始重新加速。 金三銀四的招聘季或許會遲到,但疫情結束后,招聘市場必將迎來觸底反彈。 
ICO 煤礦人才網 深圳市順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©版權所有 粵ICP備08108254號
掃碼關注公眾號
三张牌游戏炸金花 微乐河南麻将辅助器安卓 理财通和余额宝哪个好 现在什么理财平台好 日职业联赛积分榜 虎扑足球中国 基金配资业务 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 欧亚集团股票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主升浪配资 微乐贵阳棋牌 快乐12开奖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一 江苏快3今天推荐号 广东了36选7开奖 中甲直播间